「走都來不及了,你怎麼會想回來?」 因為我們散居世界各地,為的就是這一刻的來臨

文章刊載於: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三立新聞網setn.com

三立新聞網標題:那些年,我們散居世界各地

Photo Credit: Changlc CC 0 台北東區

紐約、舊金山、矽谷、東京、上海、香港、澳門、胡志明市、新加坡、柏林、法蘭克福、倫敦…以上,我列出了那些有著朋友足跡的城市。

那些年,我們散居世界各地。

包含我自己在內,有好多同學朋友已經超過5年沒有在台灣長期生活、工作過了。對於台灣,慢慢都有種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覺。然而,每當放長假時,當其他台灣的朋友們都在忙著準備出國旅行時,我們放長假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回家。

25歲到35歲的十年間,人生當中最輝煌的十年,散居世界各地的我們,努力地賺取不一樣的經驗。

繼續閱讀

廣告

獎金、加薪一起來! 年終工作考績評量該怎麼寫?

文章刊載於:三立新聞網setn.com

職場(Photo Credit:flickr/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https://www.flickr.com/photos/usacehq/8579050549/in/photolist-88qRRZ-88u7qE-oDGgvv-nTrNNG-8NqreE-oc6ejQ-gmt9r1-awW632-nTrNV5-mTHn3B-nVn1Du-7CuezY-paSRYP-9i4kpH-9i45kz-9i4kvF-9i7pRE-ebsU3A-bSBQyt-8mppYJ-puDX4s-6pQ4Pk-88qRLD-8Gyd4-9sXHt-8VESt-gxHzsu-9ES12m-aKD7mT-9zRFb-7Cqn2H-8TNz6Z-6pQ5en-78eoK6-5UTmpg-78emH6-8ddyZD-9EBFjn-e5cvyy-e56SQD-9EEAcN-97Xagu-9EBFbv-5LtjXf-9EP3HP-9Wkiu1-8TREaA-5LJ9V-6pQ4jB-7NRXku

圖/flickr/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農曆新年即將來到,許多公司都會選在這個時候辦尾牙!不過比起尾牙,我想許多人更關心的應該是即將到手的年終獎金和來年的加薪吧!

 

年終獎金、加薪是不是聽起來很誘人?在台灣,除非你進入的是上市公司、大集團或者是外商等在制度上面相對完善的公司,否則一般的中小企業對於底下的員工在獎金或是加薪上,很多時候都是依照老闆的’感覺’來發放、調整。當然,也不排除你遇到一個「佛心來著」的中小企業主,在公司有盈餘時,願意跟員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如果你正好在一個大企業抑或是制度嚴明的外商公司,那麼以下內容你應該不想錯過。有聽過年終工作考績評量(Annual Performance Evaluation)嗎?這是許多大企業用來評鑑員工一年以來的表現所作評量表。恰巧,由於本人的工作合約正好是在今年底換約。在換約的同時,也是公司以及上司檢視個人一年來的工作表現。以本人所在的公司為例,工作考績評量上面通常會出現以下幾個項目:

 

  1. 工作職能以及負責專案
  2. 工作表現總結
  3. 工作表現屬性評估
  4. 鑑定結論與建議
  5. 發展以及訓練需求
  6. 未來目標設定

  繼續閱讀

殘酷戰場「F1」賽車:你該向其學習的五個職場觀點

原文刊載於:三立新聞網關鍵評論網The News Lens

2014年的一級方程式賽車(Formula One,簡稱F1)賽季已於11月23日結束。英國車手Lewis Hamilton拿下生涯的第二個世界冠軍頭銜。29歲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擁有兩個世界冠軍頭銜,更在23歲進入F1的第二年(2008年)就獲得個人生涯的第一個F1世界冠軍。目前他也是F1史上第一個擁有F1世界冠軍頭銜的黑人車手。

然而這篇文章我們所要提出的,並不是細數Lewis Hamilton的F1生涯歷史,而是希望從這個現今世界上最火紅的賽車運動中,提出一些值得我們在職場上學習的觀點。

F1這個擁有廣大車迷群眾支持的賽車運動,是目前世界上數一數二商業化的運動之一。從每年參賽的隊伍需要向FIA(國際汽車聯合會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utomobile,簡稱國際汽聯FIA)繳交高額保證金(後來因為門檻太高,FIA則設定了4000萬美元的車隊經營費用上限),到遍及世界的賽道以及轉播權利金,同時還有捧著大把鈔票等著贊助賺取曝光的企業。FIA雖然名為非營利組織,但實際上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吸金機器。

就因為F1擁有如此龐大的商業利益,許多車廠、車隊都想藉F1闖出名號,這其中不乏知名車廠如Ferrari、McLaren、Mercedes-Benz等,九零末期至本世紀初更有BMW以及Toyota等汽車大廠,如今也傳出Audi即將要進入這塊產值破千億美金的燒錢遊戲。

除了眾多車隊想要擠進F1的世界,許多車手更將F1視為職業賽車手的最高殿堂。這樣的前提之下也造就了F1無比殘酷的競爭環境。身為一個車手,該如何在這樣的職場環境下取得一席之地甚至是力拚冠軍?就讓我們來看看要在這個堪稱世界上最殘酷的職場生存需要具備哪些要件!

繼續閱讀

人生總該有一次,為自己下一個無法回頭的決定

文章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Photo Credit: Olli @ Flickr CC BY ND 2.0

S是我中學時代開始,認識近20年的好友。

最近他到日本留學去了。

為了愛情?為了學業?還是為了尋找未來事業的出路?我想大概都有吧。

其實作為一個好友,從自身的角度出發,當初我並不相當理解S的決定。畢竟,S在此之前並沒有任何日文基礎。想要從頭開始學習,並且還想要在日本這個相對封閉的就業環境待下來,光想我就已經覺得頭皮發麻,更何況S已經超過30歲,目前正是他往自己的職業生涯衝刺的最好時機。但他卻毅然決然捨棄一切,想要重新試探新的可能性。

或許吧,S想要離開的,是那個從小到大都不曾長時間離開過的家。

繼續閱讀

追求興趣或堅持專業?30多歲的你,當下的每一個抉擇都是關鍵

文章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時間:8月的某個周日下午
地點:上海浦東某飯店大廳酒吧

周日的早晨空閒你都在幹嘛?賴床、和朋友吃頓早午餐、還是獨自一人享受悠閒時光?30多歲的我,選擇了和同樣是30多歲的朋友一同度過,一起談論彼此未來職涯發展。

那天,我到了平常運動的健身房,正當在跑步機上暢汗淋漓的時候,突然手機通訊軟體出現了來自J的訊息:「In town now. Would like to have a chat with you? Consult another offer.」

J是我大學同窗。這傢伙能力挺強,年紀30歲不到就已經在金融保險業界領著破百的年薪。之後轉戰快銷品等產業幹起銷售。兩年前放棄高薪,前往英國攻讀管理碩士,回國後也順利的找到工作。

這天J來找我,手上有兩個來自上海的機會,正躊躇著該如何下決定。然而他想到了我,這個已經在上海打滾了兩年多的大學同學。

繼續閱讀

2014 Summer Internship- By Sophia Liu

10659153_677676249006985_2826246166523588321_n

 

這是一篇感謝文。獻給2014年夏天遇到的所有人與事,還有自己。

時間過起來真的悄無聲息,之前覺得十周兩個半月是漫長的大半個暑假,但現在眼看著第一份全職實習也進入了尾聲。這十周兩個半月,經歷了未曾料想到的變數、焦慮、彷徨,但也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改變與成長。

來上海兩天內匆忙驚險地租了房,簽合同搬行李通水通電連網路。週六晚上好不容易安頓下來,我一個人待在不如學校宿舍寬敞的小單間裡,發覺出了深圳,大陸其他城市在我看來原來是那麼陌生;出了學校,自己實在還是很菜很無知。

七月進入狀態後,隨手往微博上發了張外灘的夜景,然後寫了一句:實習了,還有很多要學。此後好像再沒在社交網路上更新記錄我的實習生活。規律的朝八晚五,擠捷運擠公車,看電腦工作,閑下來跟一群85後90後的同事愉快地玩耍一下,偶爾集體跑去茶水間來個"下午茶"……一旦適應了公司、公寓兩點一線的生活,時間好像還沒察覺到它的存在就流逝了。跑跑上海的CBD、弄堂、各種館、各種公園,逛逛購物百貨、超市、傳統的果菜市場,週末好像剛緩過神來,又到了工作日。

一開始看到嚇一跳的汽車業和商業的術語,一頓惡補之後好像也沒那麼可怕,反而留下了點「後遺症」:有天想跟同事說某品牌很常見,各大超商都可以買到吧,結果開口來了一句「他們家市場佔有率非常高」,同事用一種「這妹子瘋了」的眼神看了看我,半天沒說話。還有一次坐公車,司機開得比較急,我順勢往後靠了一下,當下第一反應不是「怎麼開得這麼不穩」,而是「這推背感……」。過去真的完全不關注車子,連汽車品牌都是因為家人要買車,聽多了討論自然而然地熟悉起來。現在看到車子,腦子裡冒出來的卻遠遠不止「哇,好好看!」或者「咦,好丑」,而是「**品牌**車型的競爭對手」「繼承家族大嘴式的前臉設計」「又是一個長軸距版」「榮獲國際發動機大獎」……而我最多算是因工作頻繁接觸而產生了條件反射,那些真心愛車懂車的同事們,任何話題都可以講到車子,關於車的任何細節都可以津津樂道聊上好久。我尊重敬佩這種專業的力量,更明白愛好與職業並不對立衝突,可以相得益彰。

繼續閱讀

還有哪些千奇百怪的離職藉口?拜託請誠懇面對自己和主管,讓我們好聚好散

原文出處: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Photo Credit:  Quinn Dombrowski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Quinn Dombrowski CC BY SA 2.0

上周我和一個同在上海工作的朋友M見面。身處眾多女性羨慕的時尚產業,M不像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當中那些崇尚名牌的OL一般,身上盡是數不清的時尚品牌,但仔細一瞧她的穿著、配件等,卻也是低調又充分展現自我品味。

話說我和M到上海的時間差不多,如今她已是某知名奢侈品代理商的視覺陳列主管,管理三個品牌以及二十多家店。雖然工作職責主要不負責人事,但各地分店的人員流動還是得有所掌握。

言談中M告訴我,最近她手底下的一個小姑娘離職了。

初階人員離職這件事,在中國許多大城市已是司空見慣。這是因為初階人員的機會非常多,常常另一家公司的薪水出得高一些,底下的人員就會輕易的轉職,流動率相當高。

只不過,離職誰都會,但是怎樣和主管開口以及用甚麼理由,就看各自本領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