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Summer Internship- By Sophia Liu

10659153_677676249006985_2826246166523588321_n

 

這是一篇感謝文。獻給2014年夏天遇到的所有人與事,還有自己。

時間過起來真的悄無聲息,之前覺得十周兩個半月是漫長的大半個暑假,但現在眼看著第一份全職實習也進入了尾聲。這十周兩個半月,經歷了未曾料想到的變數、焦慮、彷徨,但也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改變與成長。

來上海兩天內匆忙驚險地租了房,簽合同搬行李通水通電連網路。週六晚上好不容易安頓下來,我一個人待在不如學校宿舍寬敞的小單間裡,發覺出了深圳,大陸其他城市在我看來原來是那麼陌生;出了學校,自己實在還是很菜很無知。

七月進入狀態後,隨手往微博上發了張外灘的夜景,然後寫了一句:實習了,還有很多要學。此後好像再沒在社交網路上更新記錄我的實習生活。規律的朝八晚五,擠捷運擠公車,看電腦工作,閑下來跟一群85後90後的同事愉快地玩耍一下,偶爾集體跑去茶水間來個"下午茶"……一旦適應了公司、公寓兩點一線的生活,時間好像還沒察覺到它的存在就流逝了。跑跑上海的CBD、弄堂、各種館、各種公園,逛逛購物百貨、超市、傳統的果菜市場,週末好像剛緩過神來,又到了工作日。

一開始看到嚇一跳的汽車業和商業的術語,一頓惡補之後好像也沒那麼可怕,反而留下了點「後遺症」:有天想跟同事說某品牌很常見,各大超商都可以買到吧,結果開口來了一句「他們家市場佔有率非常高」,同事用一種「這妹子瘋了」的眼神看了看我,半天沒說話。還有一次坐公車,司機開得比較急,我順勢往後靠了一下,當下第一反應不是「怎麼開得這麼不穩」,而是「這推背感……」。過去真的完全不關注車子,連汽車品牌都是因為家人要買車,聽多了討論自然而然地熟悉起來。現在看到車子,腦子裡冒出來的卻遠遠不止「哇,好好看!」或者「咦,好丑」,而是「**品牌**車型的競爭對手」「繼承家族大嘴式的前臉設計」「又是一個長軸距版」「榮獲國際發動機大獎」……而我最多算是因工作頻繁接觸而產生了條件反射,那些真心愛車懂車的同事們,任何話題都可以講到車子,關於車的任何細節都可以津津樂道聊上好久。我尊重敬佩這種專業的力量,更明白愛好與職業並不對立衝突,可以相得益彰。

繼續閱讀

Tesla中國大陸正式上路還要在地生產,台灣電動車優勢又被削弱

原文出處: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小人物新聞Unbiggie

就在台灣反對核四運動如火如荼展開,同時也適逢北京車展期間,美國電動車品牌Tesla已於上週完成北京、上海交車儀式。Tesla執行長Elon Musk也親自到場,將新車鑰匙交付給車主。同時也在交車儀式上展示了Tesla特有的超級充電站。未來將進一步於北京、上海建構超級充電站網路,中國大陸的Tesla車主將可以免費於Tesla超級充電站進行快速充電。

說到Tesla進入中國大陸,其實是一波三折。先是「特斯拉」這個名稱已經先被廣州的占寶生搶先註冊,同時又遇上註冊流程太慢等問題;前些日子還有下了訂金的車主們因為Tesla未能如期交車,鬧上法庭告Tesla詐欺;話雖如此,當Elon Musk承諾未來3至4年Tesla將會在中國大陸生產的話題開啓之後,一切的風波似乎被這位來自矽谷的連續創業家給弭平。

Tesla即將在中國生產?沒錯!這就是Elon Musk打的如意算盤,因為如果在中國大陸生產Tesla電動車,將可有25%的進口稅減免,如此一來Telsa便可進一步地降低車價。

繼續閱讀

想要成為最好,就得承擔最痛:拒當台勞,成為全球菁英的6大關鍵能力

原文出處: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Photo Credit:  Anthony Quintano  CC BY 2.0

Photo Credit: Anthony Quintano CC BY 2.0

英國經濟和商業研究機構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經濟學人信息社),3月4日在上海發布《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稱,物價上漲和貨幣升值使新加坡成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昂貴的城市,而中國主要城市的生活成本也在日益增加。

這次的報告,以紐約當作基準,其生活成本分數為100分。其餘參與評比的城市,分數越高表示生活成本越高,例如:新加坡為130、香港為113,而上海則為101。

你沒看錯,上海的生活成本正式超越紐約!雖然僅僅是一個百分比…

而全世界生活成本最高的10個城市分別為:新加坡(130)、法國巴黎(129)、挪威奧斯陸(128)、瑞士蘇黎世(125)、澳洲雪梨(120)、委內瑞拉卡拉卡斯(118)、瑞士日內瓦(118)、澳洲墨爾本(118)、日本東京(118)以及丹麥的哥本哈根(117)。 

以上這些排名前10的城市,在某些定義上而言,可稱之為「全球城市」。

繼續閱讀

面臨「世代戰爭」台灣年輕人該怎麼選擇?

原文出處: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Photo Credit: Jesse CC BY 2.0
Photo Credit: Jesse CC BY 2.0

上個週末,我和一位認識10多年的朋友H一起共進早午餐。這位在我大學時期就已經認識的朋友長我5、6歲,但是我從不覺得他有大我這麼多,因為我們就像好朋友一般無所不聊。

2012年我來到上海,聽其他朋友說,H也來到了上海。但當時候的他極為忙碌,所以當下並沒有機會見到面。直到最近,我們才又熟稔起來。目前的他,擔任某大企業的銷售總監。

當天的早午餐相聚,我們聊了很多。言談當中他不經意地問我:「你真的那麼想回台灣生活啊?」

聽到這兒,我笑著回答H:「台灣生活起來真的很舒服,很可惜就現況來說它不適合職業發展。但如果要生養小孩,我也不認為中國大陸是個合適的地方。」

繼續閱讀

回台面試經驗談:台灣的公司只想找便宜的人才

原文出處: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Photo Credit:  Dell Inc.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ell Inc. CC BY 2.0

網路上常有人問我:「有空寫這些文章,為何不試著回台灣發展?」

但當我嘗試著給自己一個理由回台灣貢獻自己的專業,得到的卻是以下的結果:

就在今年的十一假期(大陸這邊稱之為黃金周,也就是中國大陸國慶假期,通常有多達7天),我回台灣渡假,同時也抽空去了一家台灣新創公司參觀、面談。

其實早在幾個月之前,這間公司的高階HR就已經和我有初步的接洽,主要是對我在美國的經歷感興趣,同時想請我到公司參觀和聊聊。

既然是對我的專業經歷有興趣,我當然也願意給自己和對方一次機會。畢竟台灣是家,如果有好的機會當然想回家。

繼續閱讀

跨國企業的文化衝擊 瑞典、英國、上海同事大不同

原文出處: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圖片由作者提供

總部在瑞典,整個團隊在英國、匈牙利、中國上海都有辦公室,這樣一個跨國集團,就是我現在服務的公司。每每開會的時候,「溝通」成為了我們最重要的課題。

由於面向的是同一個客戶,每個星期固定時間,瑞典、英國以及在上海的我們都要舉行三方會議。首先我們要克服的問題:時差。

瑞典和上海有7小時的時差(夏季日光節約為6小時),英國和上海則是8小時(夏季為7小時),所以當我們準備在6點下班時,歐洲才剛開始要上班。當然和美洲比起來,我們已經幸運的多,畢竟不用深夜還要熬夜開會。

繼續閱讀

感受不到金融海嘯的可怕?因為你不住在美國

原文出處: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Photo Credit: ghisland.com

前幾天和一個朋友在上海相聚,言談中聊到她和我一樣,20多歲便到過許多國家旅行,但是真正融入當地生活,卻是在美國、日本念書工作的那幾年。

當晚我們的話題聊到日本「失落的20年」,2007年我到日本旅行的時候,我並沒有真正的感受到那股所謂「失落的20年」氣氛。

在 我的印象中,日本是一個亞洲經濟大國。舉凡汽車、電子、金融等行業,在亞洲都是數一數二。同時它也是亞洲第一個進入已開發行列的國家。2007年之前,我 已經到過日本3次,最北去過北海道,最南也到過琉球。只不過這一切,都僅僅是從前的課本知識和旅遊所帶給我的「日本印象」。

繼續閱讀

台灣人,我們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上海鼎泰豐一隅。

上海鼎泰豐一隅。

每每寫到有關台灣的議題,總是會引起一番討論。當然,隨之而來的不只是支持的聲浪,還有指責、謾罵。但為什麼還是要寫?就是因為總想為這塊土地的人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觀感,一個身在上海工作的年輕人眼中所看到的世界。

而這次,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在許多數據、現象上看不到的台灣人展現出來的力量。這一切,就從我走進上海豫園的鼎泰豐開始說起:

那是一幅怎樣不同的景觀?在這個步調極為快速,但普遍缺乏人文素養的大上海,我看到的是來自台灣的精致服務文化,那打從心底服務顧客的微笑、為顧客遞茶送水時也不忘噓寒問暖,同時沒有多餘的動作、口語,儼然是受過相當專業的訓練。

繼續閱讀

「台灣如何成了人人口中的鬼島?」 四個年輕人的茶餘飯後


上個周末,我和三位分別來自美國、新加坡、台灣的朋友一同晚餐。幾個分別都是30多歲的年輕人,討論著為何今天我們相聚的地點是上海而不是在台北? 討論著為何創新和設計等高附加價值的概念無法深植進台灣的企業?當然更多的討論是為何台灣人才大量外流,台灣為何淪為大家口中的鬼島?

話題一開始,我們之中來自美國的朋友問我,為何來到上海?難道台灣不好嗎?

我不太清楚目前和我年齡相仿的台灣年輕一代是怎麼看待上海這個城市,但單就我身邊的許多朋友而言,台灣許多6、7年級生紛紛視上海為一個極具潛力的就業市場,上海成為了他們開闊眼界國際城市。這邊不缺的是外國企業和外國人才,許多外國企業因為相中這邊的市場潛力,紛紛來到上海設立辦公室。我告訴我的美國朋友,其實早在10幾年前,當台灣還在積極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時候,許多國外大型企業紛紛想到台灣設廠、設辦。最有名的大概就是當時候想要設廠在台灣中部的拜爾以及建立娛樂版圖的迪士尼。

但是為何這些企業後來都沒在台灣設廠設辦,反而移師至中國大陸了?問題就出在台灣擁有一群打著「民意」神聖旗幟的民意代表(或稱政客),利用種種因素(諸如環保、本地勞工權益等)阻擋外國企業來到台灣(其實說穿了就是想從中取得利益)。這樣三番兩次的阻攔,漸漸外國企業就對台灣的投資環境失去了信心,台灣因此也陷入了越來越封閉的情況。我們口中所謂的民意,早已成為政客為了獲取自身利益的最佳武器。 繼續閱讀

年輕人大出走--3.5萬的薪水VS.3.5萬的房租

從「今周刊—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開始說起,這篇文章掀起了軒然大波。當然一個聲音的出現,必定引起正反兩面的說法。有人說台灣其實沒那麼糟,幹嘛這樣唱衰?也有人說如果就業環境好,誰想離鄉背井?

做為一個在上海打拼的七年級頭段班,我想我剛好符合「年輕的一代」和「離鄉背井」兩項條件。如果就業環境許可,我也想留在台灣。但問題是台灣的企業雇主們得要端得出牛肉,才能留得下好人才啊!

說我為何不先回台灣看看機會?其實是有的!時間是今年初我剛好到台北出差,利用空檔的時間我「偷偷」的跑去面試。那是一份品牌行銷部門主管的工作。 對方邀請我至公司面試,我當然是欣然赴約,畢竟這看來是份不錯的工作,無論是工作內容或是職稱,都相當符合我心中的設定。面試過程相當順利,和面試官可說 是相談甚歡。當然最後來到了談論薪資的部分,對方對於我一個曾經在國內外相同產業工作過,並且擁有國外研究所碩士學位的候選人,開出了底薪35K的條件。

35K?那是我現在在上海一個月的房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