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響:七年級 現在該是我們發光發熱的時候了!

這是版主收到的迴響之一,和原文作者討論後決定予以刊出:

我是七年三班的,看到你的這邊文章讓我有很多感觸。其實台灣年輕一代人才問題是這一年多才被重視,是因為嚴重到不得不被提出來才爆發。當我2006年畢業 時,早就有很多問題,但當時這些現像卻是被草莓族的罪名將人才問題一票壓下去。我想說的是,你們很幸運已經在中國大陸卡到位,可以發展自己的人生,殊不知,台灣許多走不出去的年輕人,正跟困頓,前途甚至溫飽奮戰。台灣的國考族我覺得是最可憐的一群,被長輩逼著去考公務人員,為了準備考試,許多人畢業至今,遲遲未就業,就是為了逃避台灣如此的就業環境,男的被逼著考公務人員,做餐飲生意,女的去考空姐,讀護士,這是台灣許多人未來的規劃。 台灣人早就失去願景與前景,年輕人在各方壓力下,可以做的抉擇少之又少。有的人乾脆窩在家裡打電動,不出去工作,靠玩股票賺錢。現在甚至當護士都變成一種可以炫耀的事情,因為護士是台灣現在其中一個賺得多又固定的職業之一。 身邊的親戚直到去年才終於有兩個人到上海工作,是因為已經到了不得不去的關鍵點。 對於身不由己因為種種原因無法離開台灣的年輕人,他們是最可憐的一群人,看著別人邁向康莊大道,自己卻坐困愁城…

(以上文章經過原作者同意後刊出,並作了部分的修改)

七年級 現在該是我們發光發熱的時候了!

七年級

兩年前的Cheers雜誌曾經幫橙果設計執行長蔣友柏做了篇專訪,裡頭這位自負的CEO說了一句話讓我至今記憶深刻 –「30歲以下的人,我不用!」

「憑什麼?」是我看到這句話時的第一反應。為何30歲以下的人就要被你看不起?如今,年屆30的我再回頭來看這句話,我想我明白了。

這句話很顯然就是衝著我們七年級來的。為何七年級從前被說成草莓族?因為我們從小就生活在經濟起飛的年代,物質生活不虞匱乏,同時教育“過於普及”的現今讓人人都有大學念。有人說我們是帶著最好的配備進入職場,只是這樣看似美好的糖衣下卻包著醜惡的現實。 追求標準答案和缺乏獨立思考能力的這一代,唸書有時成為了逃避踏入社會的藉口。正因如此,我們得離開習慣的舒適圈,準備接受社會殘酷的打擊。

離開舒適圈吧!我們都要(或已經)30了,不要再當個長不大的小孩。

繼續閱讀

當台灣填鴨式教育遇到西方啓發式教育


該說幸還是不幸?身為七年級前段班的筆者,在台灣從小學至高中求學的階段中,所接觸的都還是國立編譯館的統一式教科書。在這樣環境中長大的我們,既沒能搭上教育改革的頭班車,卻也無法脫離身為七年級生草莓族的原罪。我們就身處在這樣一個不上不下的年代。

從小就不太是個乖學生的我,上課總是喜歡發問。在老師眼中,我從來就不是會在講台底下安安靜靜、手放後面坐著的乖寶寶。不過幸好念書這擋子事並沒有給我帶來太多的困擾,我也就這麼一路經過高中聯考、申請入學進入了台北某私立大學英文系。

拜英文系開放、自由的學風影響,在大學時代接觸了來自歐美文化的洗禮。著重獨立思考能力的教學風氣,和以往只要把書念好、把試考好的教育理念有著相當大出入。正因為有了大學四年的洗禮,當2008年我赴美攻讀碩士時,我可以很快的習慣美國的生活步調以及學校的教學模式。

不過上述的情形,對於我的朋友M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從小學直至大學,M從未離開過台灣中部家鄉。就連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離家騎車不過15分鐘的距離。離家,甚至是漂洋過海,對於M來說是一場極大的考驗和Culture Shock。首先,光是要較為保守的M父、M母同意讓孩子放棄原有的約聘公職出國念書,就費了好大一番工夫。畢竟公職在上一代的觀念當中,可是摔不破的鐵飯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