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和你想的不一樣?

趁著九月初公司派我和幾個新進同事到歐洲培訓,我有兩個禮拜的時間待在瑞典第二大城哥德堡(Gothenburg)旁的特羅爾海坦(Trollhättan)小鎮。

一般人說起北歐,首先許多人會先想到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三個國家,分別是:挪威、瑞典和芬蘭。然後再來就是想到以前地理課本上教過的這些位在高緯度國家的冬季寒冷天氣。喜歡工業設計的人必然也會想到北歐的極簡風、聞名全球的瑞典IKEA家具以及昔日堪稱手機大廠的NOKIA和ERICSSON。而對於像我一樣的汽車人來說,絕對不會忽略的就是以安全著稱的VOLVO汽車和製造飛機起家的SAAB。

當然除了這些品牌,北歐國家最令人稱道的莫過於社會福利制度。在北歐國家的國民基本上從出生一直到死亡,政府有著一連串的社會保險制度,可以讓人民從出生到死亡都充分的受到國家的照顧。當然,天下無白吃的午餐,享受來自國家的社會福利,所要付出的「成本」必然是相當的高。北歐國家的稅收是出了名的高,有著各種名目的稅。而生活的支出比起亞洲國家甚至是有些歐洲國家也是高出不少,光是搭幾站公車,要價超過100塊台幣。當然這些稅收和支出大多數都回歸到人民身上,讓人民享有高品質的社會福利。

繼續閱讀

年輕人大出走--3.5萬的薪水VS.3.5萬的房租

從「今周刊—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開始說起,這篇文章掀起了軒然大波。當然一個聲音的出現,必定引起正反兩面的說法。有人說台灣其實沒那麼糟,幹嘛這樣唱衰?也有人說如果就業環境好,誰想離鄉背井?

做為一個在上海打拼的七年級頭段班,我想我剛好符合「年輕的一代」和「離鄉背井」兩項條件。如果就業環境許可,我也想留在台灣。但問題是台灣的企業雇主們得要端得出牛肉,才能留得下好人才啊!

說我為何不先回台灣看看機會?其實是有的!時間是今年初我剛好到台北出差,利用空檔的時間我「偷偷」的跑去面試。那是一份品牌行銷部門主管的工作。 對方邀請我至公司面試,我當然是欣然赴約,畢竟這看來是份不錯的工作,無論是工作內容或是職稱,都相當符合我心中的設定。面試過程相當順利,和面試官可說 是相談甚歡。當然最後來到了談論薪資的部分,對方對於我一個曾經在國內外相同產業工作過,並且擁有國外研究所碩士學位的候選人,開出了底薪35K的條件。

35K?那是我現在在上海一個月的房租! 繼續閱讀

在上海,發現來自北歐的跨國企業文化!

「Welcome on board!」這是我進到公司來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這是一個總部位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全球技術信息顧問公司。在全球有超過45個據點以及將近3000名員工。雖然還不及世界前500大公司,不過自1980年代成立以來,30多年間的成長可謂不小。

由於看中大陸的發展潛力,公司於2005在大陸的許多城市開始設置辦公室,其中包括了北京、上海、成都、南京等地,都可見到這間公司的足跡。主要服務的客戶不乏世界上許多500大公司。而中國市場主要集中在電信以及汽車行業。

網羅全世界的菁英。比起經驗,公司更著重的是能力,將每個年輕的人才視為公司的重要資產。除了提供相當好的福利之外,同時也為員工提供良好的訓練。和我同時間入職的同事,其中有三位(包含我自己)即將遠赴瑞典和英國接受為期一個月的培訓,為的是讓新進人員快速熟悉項目團隊的運作模式以及公司的企業文化。也正因為如此,公司有直著不同於其他職場的跳槽文化,進入公司的員工普遍在勞動合同期滿之後都會再與公司續約,讓這家來自北歐的公司能有著很高的職員忠誠度,這在一般大陸職場當中並不常見。

繼續閱讀

從台灣到舊金山,再從矽谷到上海


2008年,我辭去了在台灣的工作,和心愛的人前往舊金山攻讀碩士學位。

在那當下,我想的是要如何充實自己的競爭力。因為,我怕若是依照原先工作2-3年再出國進修的計畫,我會眷戀、怠惰。

2009年暑假,返台。和許多人休息放鬆不同的是,我開始了我的第一個暑期實習。我因為身處靠近矽谷的舊金山,有機會接觸美國西岸的電動車發展大本營,一篇報導TESLA Model S引起了當時台灣納智捷的注意。因緣際會下,我進入納智捷市場部門實習,協助第一部納智捷新車上市事宜。

2011年,我拿到碩士學位,期間還是不停的撰稿,做著北美汽車市場的特派,每每有國際車展或大型活動,都會在Auto-online上見到我的報導。也因為如此,2010年我獲得了進入來自矽谷的KleenSpeed實習機會,並且在2011年取得學位後,開始擔任KleenSpeed媒體和市場部門負責人,期間還幫助了KleenSpeed找到中國大陸的合作機會,促成了KAR電動概念車的項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