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十年車壇大事紀(下)

出線!新興價值

二十一世紀的十年車壇大事紀,是筆者就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車壇影響甚劇的事件所作的歸納。其中在上輯中提到的傳統美國品牌的崩解以及新世代能源的興起,可說是讓世界洗了一場三溫暖般。此篇將延續上輯,再帶領讀者們縱觀這變化萬千的世界車壇。

M型社會下的M型車市。連開慣大車的北美也玩起小車來了!MAZDA 2以平價小車之姿進入北美。

M型社會的下的M型化車市

說到M型化社會,咱們可就不能忽略來自日本的管理學家、經濟評論家—大前研一。這位被喻為「策略先生」的日本評論家,於2006年所完成的著作:M型社會,訴說了中產階級將消失的論點,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當然,這樣的論點在現今的車市當中也逐漸形成了M行化車市。

台灣層峰人士的購買能力愈來愈強,LAMBORGHINI Gallardo Bicolore也進了台灣!

M型社會下的M型化車市,形成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由於貧富差距懸殊,讓許多車廠開始思考,究竟該如何來迎合市場的需求?看看近幾年來的美國車市,雖然FORD F-150車系依然佔據著銷售榜首,但不得不注意到各家車廠都在搶攻小型車市,許多不到兩萬美金的小車,逐漸受到北美大眾的喜愛,看看MAZDA 2的上市、FORD Fiesta的推出,連FIAT都選擇以500這部小車來重返美國市場。向來開慣大車的美國,也逐漸感受到M型化車市的來臨。

那M型社會下的另一端呢? 在這筆者就不得不以身為台灣人而驕傲。看看從2005年台灣蒙地拿拿下FERRARI以及MASERATI的代理權開始,台灣的超跑能見度可說是與日俱增。之後再加上嘉鎷興業的LAMBORGHINI和LOTUS以及永三集團的BENTLEY和ASTON MARTIN,這樣的景象還真難讓人相信前幾年低迷的台灣車市。

2010年F1賽季,12支車隊的盛況當然也包含了重回F1賽道的LOTUS。

F-1進入節能時代

話說賽車運動向來都是項“燒錢”的運動,這個說法在賽車最高殿堂 FORMULA 1一級方程式賽車中更顯無疑,一個 F1車隊的成立往往都得先向FIA繳交大筆的保證金,才有辦法取得這項運動的「入場券」。縱使如此,還是有許多車隊擠破頭都想進入這項超級昂貴的賽車運動,回想2010的F1賽季,12隻車隊共24部賽車的景象,其背後的可觀商業利益可想而知。不過近年來綠能產業的興起,也把這股潮流吹向賽車最高殿堂, 對於向來以「浪費」著稱的F-1也開始朝向節能時代邁進。

KERS動能回覆系統再次成為車隊選用配備。

回顧2010年賽季,雖然少了KERS 動能恢復系統(2011年賽季再度成為車隊選擇配備),不過一桶油跑到底的規則讓2010年賽季開始前車隊是傷透了腦筋,因為得在有限的條件下將賽車發揮到極致,並且還要考慮燃油逐漸消耗後所產生的車身重量分配問題。觀眾們雖然少了進站加油的畫面可以看,不過2010年賽季的精彩程度卻更勝以往。而 2011年賽季除了KERS 動能恢復系統將再度上身之外,一桶油賽到底的規則依然延續,FIA更宣布2013年賽季引擎將採用1.6公升4缸渦輪「環保」引擎,雖然搭配上KERS動 能恢復系統馬力可上看和現今差不多的750匹,但是油耗精進35%這可讓一級方程式賽車逐漸和節能攀上了邊。

TATA以Nano小車驚豔世界,更演出殖民地反撲,收購英國老牌JAGUAR以及LAND ROVER。

來自中國大陸的吉利,撒銀子買下瑞典VOLVO車廠。

傳統老牌車廠遭新興車廠收購

在上輯我們提到了美國三大車廠的崩解,幾乎造成了車壇的大洗牌。然而美國三大車廠的崩解,其後續效應可也是會讓人瞠目結舌的,其中新興車廠積極收購傳統老牌車廠的戲碼,就可真是讓人感受到風水輪流轉的道理。

於1999 年車返車壇的SPYKER,以C8打響名號。並在2007年組隊參加F1一級方程式大賽。

說到新興車廠,就不得不提到隸屬於印度TATA塔塔集團的TATA汽車,成立於1945年的TATA汽車,事實上比起許多老牌的車廠,如MERCEDES BENZ或AUDI,資歷上較為資淺,不過2008年所推出的Nano車款,是目前世界上最便宜的量產車,基本售價僅2000美元的Nano幫助TATA聲名大噪。然而厲害的還不只這點,TATA汽車在同年以23億美元買下原本隸屬於美國FORD汽車的英國老牌JAGUAR以及LAND ROVER,這項被稱為「殖民地反撲」的收購行動,讓TATA得以從低價的平民車品牌正式跨足高級車市。

在SAAB收購案又跑來攪局的KOENIGSEGG。

當然傳統車廠遭新興車廠收購的還不只這一遭,成立於1927年的瑞典車廠VOLVO,向來以安全著稱於世,然而命運乖桀的VOLVO先在1999年遭FORD集團收購,2010年又遭母集團將旗下所有股份賣給1997年才進入汽車領域的中國吉利汽車。1997年才開始汽車事業的吉利集團,目前已經是中國自主汽車的主要品牌之一。

而來自荷蘭的SPYKER車廠,相較於中國吉利汽車,對於汽車事業的投入程度,可說是不分軒輊。SPYKER的濫觴可以追溯到1880年,當時候的 SPYKER因為經營不善,在1929年便已消失在汽車業界。然而1999年重回汽車業的SPYKER,在2000年推出了C8這部經典之作,用上了來自 AUDI的V8引擎,輸出可達400匹馬力。隨後又在2007年加入FORMULA 1一級方程式的比賽,取名為SPYKER F1的SPYKER車隊,雖然參賽只有短短的一年,成績也不怎樣,但是還是讓世人對其雄厚的財力留下印象。2010年的SAAB車廠易主戰可謂一波三折, 其中也殺出了另一家新興超跑廠—成立於1994年的瑞典KOENIGSEGG。而故事最終的結果,SAAB還是落入SPYKER的手中。比起SAAB在車 界的資歷,雖然SPYKER成立的時間較SAAB早,但畢竟在汽車業蓬勃發展的二十世紀,SPYKER算是缺席了一大半,所以這宗收購案也可說是傳統老牌遭新興車廠併吞案例之一。

長得真的差不多的FORD Crown Victoria、MERCURY Grand Marquis以及LINCOLN Town Car。

集團資源共享 特色不復存在

在談到購買汽車,許多人都會出現所謂的品牌情節。這樣的品牌情節不外乎是對某些車廠的品牌形象經營的某種肯定(另一方面也是對某些汽車品牌的品質投下不信任票)。然而不知您有沒有發覺,現今的汽車即使換上不同品牌,但卻有許多相似之處?

 

沒 錯!這就是車壇戰國時代下的產物—集團資源共享。90年代末期的美國車,集團資源共享的情形相當普遍,一部FORD Crown Victoria到了MERCURY成了Grand Marquis,終極版還有LINCOLN Town Car,同樣一個底盤(連外觀都差不多)到了同集團的不同品牌,就可以換個車名繼續賣。這也難怪FORD在2008和其他美國車廠一般深陷危機。

一顆DSG變速箱可以用在VOLKSWAGEN Golf和BENTLEY Continental身上,我看大概也只有VOLKSWGEN Group做得到。

同 樣一招到了歐洲,這下子就看歐洲人變把戲稍微高招一些,集團資源共享玩最兇的我想就屬福斯集團(VOLKSWAGEN Group)了。同樣的Golf底盤,可以做出Jetta、Golf Plus、Eos、Beetle、AUDI A3、AUDI TT等,DSG變速箱可以上至BENTLEY,下達SEAT、SKODA都用上,一具V10引擎也可分別用在LAMGORGHINI Gallado以及AUDI R8身上,更別說LSUV三胞胎PORSCHE Cayenne、AUDI Q7以及VOLKSWAGEN Touareg。這也難怪許多義大利人認為LAMBORGHINI就算賣得再好,也都喪失了原本的蠻牛精神。集團資源共享確實幫助車廠降低了生產和研發成 本,但卻也讓FORD、GM等廠牌陷入危機,更讓義大利的蠻牛精神逐漸消失。利與弊之間,端看各家車廠如何拿捏,也看各位買家如何選擇。

 

二十一世紀 車壇新一頁

瞬息萬變、高深莫測的二十一世紀車壇,總是帶給大家一波又一波的震撼。就在大夥都忙著截稿的當下,3月11日,向來是日本工業重鎮的東北發生了規模9.0的地震,強震伴隨著稍後引起的海嘯,重創了日本東北部。這也讓原本正處在經濟不景氣的日本再一次面臨考驗。許多日本車廠在災後立即進行損害評估而宣布停產,待一切評估完畢之後再行復工。

3月11日的日本東北地震,除了重創日本各個層面外,無疑也是隊日本車廠的一大傷害。

先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人禍),隨後2011年世界第三大汽車市場日本發生強震(天災)。二十一世紀的人們除了面對許多以往既定價值的崩解之外,還要面對天災所帶來的巨變。而我們所關心的車壇,同樣也是險阻重重,誰都不敢說自己是明天的贏家,每一步都得走得小心。每天,這瞬息萬變的車壇戰國,都在創造新的歷史。

廣告

About G

本名吳居叡,來自台灣,留美碩士。現居新北淡水。現任:Jaguar Land Rover Taiwan顧客體驗經理。經歷:上海璞銳公關策劃諮詢公司新聞服務經理、瑞典商思康Semcon資深汽車市場/技術信息顧問、美國KleenSpeed電動車系統公司市場/媒體負責人,並曾任職於Auto-online台灣汽車線上情報網、台灣納智捷汽車。為汽車狂熱分子,關注亞洲職場現況。著有:他是玩真的!:「鋼鐵人」伊隆‧馬斯克改變未來的10種能力 (與Vista和Mario Yang合著) My name is G and I am from Taiwan. A MFA (master of fine art) lived in Shanghai, China, for the past three years. I am now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Manager at Jaguar Land Rover Taiwan. I used to be the Newsletter Manager at Prime-Research. I was also the senior automotive technical consultant at Semcon Informatics- a Swedish product information consulting group, VP of marketing and media at KleenSpeed - a electric vehicle system company in Silicon Valley, marketing intern at Luxgen - Taiwanese car brand, and a editor at Auto-online - a car news website and magazin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